海军军事专家尹卓:辽宁舰编队初步形成作战能力

发布时间:2018-05-21 15:54:54

海军军事专家尹卓:辽宁舰编队初步形成作战能力

  前不久,海军辽宁舰航母编队先后在南海、东海、西太平洋等海区,重点围绕作战体系构建与运用、突破潜艇伏击区、远海制海制空作战、编队指挥所训练等多项内容开展多科目实兵对抗训练,以高强度和高难度的训练进一步检验和提升编队体系作战能力,以大抓实战化军事训练的实际行动贯彻落实习主席“努力把人民海军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”的殷切嘱托。

  那么,此次训练都完成了哪些科目?取得了哪些成果?未来航母编队训练还将进行哪些深度拓展?围绕这些问题,近日,我们专访了海军军事专家尹卓。

  尹卓:这次辽宁舰航母编队持续展开了侦察预警体系的构建、电子对抗、对海作战、对空作战、对陆打击、反潜作战,辽宁舰所有的作战样式都进行了演练。所以说,这次演练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性的作战训练。这次训练,我们还按照实战化要求构建演练背景,以航母编队为独立的海上作战集群,与兄弟单位海空兵力开展背靠背实兵对抗,在训练中练技术、练战术、练谋略、练指挥,促使航母编队体系构建更严密性、兵力协同更默契度、指挥控制更具效能,达到了预期目的。这也是用实际行动落实习主席提出的“努力把人民海军建成世界一流海军”重要指示。

  记者:辽宁舰刚刚参加完阅兵活动马上就投入到远海实兵对抗训练,有什么意义?

  尹卓:我们注意到此次航母编队连续跨海区实兵对抗训练,是4月12日,参加在南海海域举行的海上阅兵,接受习主席检阅并现场聆听习主席重要讲话后,航母编队迅即出航展开实兵对抗训练的。而且,整个训练“练为战”思想贯穿训练全程,围绕编队体系作战能力这个目标来进行的。我们参战的兵种非常全,包括水面舰艇、航空兵、潜艇等作战力量,整个体系都在受阅中进行展示。那么,受阅完以后,马上成建制的投入到实战化的训练中,说明我们海军以实战为基础,坚决落实习主席“能打仗、打胜仗”的指示要求。说明这次受阅,就是一次以实战化为标准的检阅。

  细心的观众从这次检阅里头能看出许多变化,其中一个比较明显的改变是,这次阅兵我们剔除了许多礼仪性的东西。比如,我们受阅官兵全部穿着作训服、作战服,而且是成编队的、作战体系的接受习主席的检阅。在过去礼仪性的检阅里头不是这样的。

  记者:以辽宁舰为主的航母编队这次带动了水面舰艇、潜艇、舰载机和岸基部队共同训练,我们可以看到,这次训练不再是简单的舰载机起降训练,而是包括多兵种在内的多科目实兵对抗训练,那么,航母编队又是如何去实现体系作战的呢?

  尹卓:辽宁舰入役以后,经历了一个完整的训练阶段。首先是技术训练,包括舰载机的起降、飞行员个人的飞行技能,另外我们舰机配合和舰面航空设施的配合,每个战位的各个人员和整个部门体系的合作,这都属于一个技术性的训练。完成技术训练后,我们才能进行战术训练,而战术训练就是实兵对抗训练。

  技术和战术结合起来一块训练,使我们技术训练的层次一下提高很多。那么,战术性训练它还不能完全体现航母编队完整的体系性的作战能力。因为,作为一个完整的体系性的作战能力建设,既要有航空兵、大中型水面舰艇,还要有潜艇的配合。除了航母编队以外,还要有岸基的航空兵、岸基的岸防部队等其它的一些兵力进行配合,它并不是航母编队单独进行作战。

  海军作为一个多兵种组成的军种,航母编队内部也是一个多兵种合成的作战平台。这次作战体系既有对海,又有对空、对陆、反潜。通过这次航母编队训练,我们可以看到,它的训练已经从战术上的训练,变成一个战术和战役相结合的训练。战役它铺的面就更大,控制的海域就更大,控制的空域也就更大。所以,我们说航母编队体系性训练就体现在这个地方。

  记者:6年前,辽宁舰作为中国海军历史上第一艘航母正式入列。几年间,它的每个动作无不吸引国人注视的目光。此次辽宁舰出海训练,实战化对抗的强度和密度比以往更大更高,那么,辽宁舰究竟战力如何?

  尹卓:我们航母编队,可以说已经形成初步的作战能力。之所以说形成初步作战力,就是说它已经进行了战术和战役的训练。而且我们的舰载机和舰载航空兵数量已经达到了一定规模。我们从新闻画面上看,最多展示的飞机舰载机大概有十几架近二十架飞机。这样的飞机数量,能够为整个编队防空和对陆、对海打击提供重要的力量支撑。

  我们航母编队在训练中,应该说离真正形成整装作战能力还有一定的缺憾。所谓整装的作战能力,指的是舰载机连续按最大载机量来完成。现在,我们飞行员还没有完全到位,还没有达到这样一个量级。所以,作为一个整装的作战能力,静态的说它还有一定的差距。但现在如果有作战任务,辽宁舰拉出去就能打,这是毫无疑问的,因为它现在已经形成一定的实战作战能力。我们从这个角度评估,辽宁舰已经初步形成了战术性的实战作战能力,同时有一定战役方面的作战能力。

  记者:在今后相当的一段时间内,航母编队的远程打击和纵深防御力仍是其它兵力所无法取代的。那么,未来航母编队远海作战运用该如何向前发展?

  尹卓:从这一次辽宁舰的体系作战能力、实战作战能力来看,辽宁舰未来训练可能会大力度地加强体系作战能力的份量。另外,实战化的水平会大大提高。比如,这一次我们加入了整个的预警侦察体系的构建、电子战的构建,未来辽宁舰可能遇到的主要还是信息化条件的局部战争。那么,今后战役级的训练可能会更多,这个训练方向可能是辽宁舰未来的一个主要方向。

  当然,不排除辽宁舰还要完成它的基本任务,就是训练飞行员,形成训练条令,形成我们部队的管理条令,形成作战条令,一些必要的修改都要在辽宁舰的训练中,逐步把它总结形成条令。在完成这些任务的同时,提高它的战术和战役训练水平。

  辽宁舰作为从无到有的第一步,我们这个速度是相当快的。从辽宁舰实战化的训练可以看出,未来我们航母编队的训练,在辽宁舰的基础上,会大大缩短我们的训练周期,不管是技术训练周期、战术训练周期和整个编队的战役训练周期,都会大大缩短。未来的2号舰,我们都会本着这样一个精神,大大缩短它的作战周期,尽快地形成实战能力,使我们的航母编队形成我们未来海军完成习主席“建设世界一流海军”这样一个嘱托,使它们完成骨干性的、脊梁性的作用。